當前位置: 首頁 > 三瑞品牌 > 品牌新聞
品牌新聞

雄韜、氫璞15問:關于雄韜股份與氫璞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兒

來源: 日期:2019-1-24 作者: 點擊:1172

采訪時間:1月21日 
受訪人員:雄韜股份戰略投資部投資副總裁趙小麗、氫璞創能董事長歐陽洵
 
Q1:請簡單介紹一下2018年雄韜股份有哪些成果?
 
趙小麗副總:雄韜股份在過往的一年核心的突破主要是三個方面。
 
1.技術研發層面。我們在氫璞和其它合作伙伴的支持下,從45KW到60KW甚至到儲備的120KW的發動機都取得了突破,尤其是45KW已經實現了裝車。
 
2.兩大發動機基地——山西和湖北,在2018年實現了基地創立第一年的業績突破,收入做到九千萬左右的規模,凈利潤也達到了兩千多萬的規模。
 
3.團隊建設。因為雄韜的整個產業定位當下是發動機這個行業的火車頭,整個團隊除了原來雄韜自己儲備的團隊之外,在2018年做了非常大的補充,整個團隊達到了80人左右,加上我們的長三角的發動機團隊浙江氫途接近120人,團隊規模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
 
4.發動機品牌影響力。經過去年一年的努力,發動機市場端從整車廠到用戶到運營公司,對雄韜股份的認同度非常高。
 
Q2:氫璞在2018年獲得了哪些成果,出了什么新產品?
 
歐陽洵董事長:2018年氫璞主要成果是以下幾方面:
 
1.氫璞在18年第三季度完成電堆自動化產線的調通,這是一個里程碑式的進展。該產線投產后預計年產能最高可達4000套。
 
2.實現了第三代電堆(1.5kW/L功率密度電堆)產業化。此外,目前第四代碳復合板電堆做到了2kW/L的功率密度,也拿到了中汽研檢測報告,在技術上實現一個突破。18年還完成了第二代金屬板電堆模具的開發,但是產品要到19年才會推出,這個產品推出以后,它的功率密度可以超過4kW/L。
 
3.除上述產品跟技術領域的成果外,商業化方面也取得一定成果。主要體現在氫璞和雄韜一起打造的武漢跟大同兩個基地已經成為國內重要的兩個氫能發展示范區。
 
Q3:雄韜股份在加氫站方面的建設合作為何會選擇氫楓,又會有哪些布局?雄韜股份目前在建或已經建成的加氫站有哪些?
 
趙小麗副總:加氫站是氫燃料產業整車落地運營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對做發動機的企業來講,要在地方落地整個發動機產業,讓整車運營起來,肯定要推動加氫站同步配備,這就需要方案設計能力和投資運營能力較強的第三方來支持。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了很多企業,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和優勢。氫楓因為和我們有實際的項目合作,他們整個團隊也表現出類似氫璞團隊的特點——開放性較好,具有開創性手段,有能力在保障收益的同時降低風險,且達成客戶的目的。因此在這樣一個朝陽行業發展的初期,一個團隊的開創性靈活性包括專業能力是很重要的判斷標準,因此投資了氫楓。
 
未來我們可能會和氫楓合作,在雄韜股份本身產業基地內加氫站的配套,以及整個城市示范加氫站的配套上,我們會較多地推薦他們,與他們合作。
 
另外,雄韜股份目前參與的站有4座,在湖北漢南的一座已經建成,另一座在山西大同的將近建成,這兩座的日加氫能力1000kg,儲備能力1000kg。湖北還有一座站完成了招投標,正在做前期的規劃設計。山西還有一座站預計在今年3月左右啟動建設。
 
Q4:您認為目前在加氫站方面,遇到的最大問題是什么?
 
趙小麗副總:加氫站最大的問題有幾點。
 
第一點首先是政策層面,因為很多地方政府其實對加氫站審批、規劃、安裝、消防、環保并不熟悉。他們一方面需要借鑒領先的城市,比如佛山等,另一方面他們也要對產業有充分的信心和決心。
 
第二點是加氫站的規劃布局類似石油加油站的規劃布局,關系到整個城市氫燃料整車的布局規劃,包括城市交通格局的規劃,對政府規劃能力有一定考驗。
 
第三點是目前來講加氫站的整體建設成本較高,比如一個日加氫500kg的整個建設成本可能在800-1000萬之間,1000kg的可能在1000-1500萬甚至更高,這個對投資人有一定的投入要求。因為這些原因,參與加氫站的建設方還沒有達到特別豐富的一個程度。
 
其實真正最具有建設能力的是我國的能源投資公司,包括中石化、中石油和一些天然氣公司等,他們目前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但還沒有成為這支隊伍的主力軍。
 
但我們預計可能在未來2-3年內,建設加氫站投資方的主體構成會更加多樣化,尤其是國有的能源投資公司的加入,會對局面有特別大的改觀。
 
Q5:您認為未來燃料電池電堆向金屬板發展是一個必然趨勢嗎?
 
歐陽洵董事長:我認為是必然趨勢。所謂的必然趨勢,是指金屬板電堆存在其不可忽視的價值。但是復合板電堆在未來的五年內,在很多的領域都是有它的生命力的存在的。
 
氫璞現在的碳復合型材料理論上可以做到2.5kW/L的電堆功率密度,而通過國外的一些材料公司,可以做到3-4kW/L,加上碳復合板電堆有更好的壽命,所以碳復合板有存在價值。
 
但是我們都了解豐田、本田、現代乘用車用的都是金屬板電堆,所以金屬板電堆的性能、工藝、成本等方面在這些車企那里得到了一定的驗證。其次,金屬板電堆能夠達到的質量功率密度是復合板材料很難達到的。
 
目前功率密度只有兩個指標,一個是體積功率密度,另外一個是質量功率密度,金屬板很薄,普遍都是在一百微米上下,最薄的可達50微米、75微米,和復合板比起來輕薄很多,所以從長遠來看,復合板電堆更適合長時間應用,比如說在物流車、重卡上在未來可能有很強的生命力,而金屬板電堆主要針對的是對重量體積更加敏感的乘用車。
 
Q6: 方便透露下目前氫璞和乘用車企業合作的進展嗎?
 
歐陽洵董事長:目前氫璞和包括海馬汽車的兩家乘用車企正在一起開發燃料電池乘用車樣品,預計2019年能夠完成至少兩代樣品的開發,然后爭取在整車批量化生產前完成100萬到200萬公里的路試,所以預計真正的乘用車產品應該是在2020年才能實現。
 
到2020年,我們希望有50到100輛燃料電池乘用車的上路規模,但在此之前各項測試必須是要完成的。關于給這個乘用車企配套方面,目前有碳復合板電堆也有金屬板電堆,未來主要還是以金屬板電堆為主。
 
Q7:雄韜股份此前發布的關于氫璞的股權轉讓基于哪方面考慮,對雄韜股份和氫璞兩家有什么影響?兩位對此又怎么看?
 
趙小麗副總:這次股權轉讓我們認為是一個非常正面的轉讓,其實我們在2018年早期就想謀求對氫璞的并購,但是氫璞團隊一方面認為行業剛剛發展還有很大空間,另一方面希望保留自己獨立資本運作的空間,因為市場和政策給了一個好的窗口期。
 
當時雄韜股份在氫璞的持股在20%以上,然后我們之間在電堆和發動機的技術配套、訂單等方面有深度的合作,所以我們考慮到給氫璞獨立的資本運作的空間,甚至我們在股權上退半步,保留氫璞更獨立的身份,也不會影響我們業務上更多的合作、關聯性和獨立性兼顧。
 
股權受讓單位龍青華創本身也對新能源領域投資關注度非常高,對氫璞做了長期的關注和調研,所以我們覺得讓他們進來對氫璞有所幫助。
 
歐陽洵董事長:2018年年初雄韜和氫璞雙方還有相關股東曾討論過未來是不是要合在一起做?但是討論下來結果是覺得這個時機合在一起做,遠不如先各自發力,吸引更多的資源進來。
 
所以當時從這個角度,加上考慮對氫璞團隊的激勵,決定保持獨立發展。
 
此外,為實現更加深度合作,需要在雙方股權上的綁定上稍微松一下,這樣做實際上在戰略和市場層面上能使雙方更加放開手腳去合作。因此有了上述的股權轉讓事件。
 
Q8:目前有沒有其他資本進到氫璞?
 
歐陽洵董事長:事實上,氫璞剛剛完成了新一輪的融資,目前正在做工商變更,預計很快會披露新股東身份。另外預計到今年的下半年,氫璞會啟動新一輪融資。
 
Q9:趙總,氫璞未來在雄韜股份的布局中是什么位置,電堆是否會都采用氫璞的?
 
答:首先從供應鏈的角度來講不太可能全部采用一家的,但是氫璞是我們最重要的戰略合作伙伴,也是我們目前在電堆采購中的一個深度合作伙伴,所以未來在電堆環節,氫璞占有特別重要的位置。
 
至于是30%、50%還是70%的采購量,都有可能,因為我們雙方的承諾和響應是朝同一個目標努力的,但是最終要看氫璞的產能匹配,以及氫璞技術開發重點的選擇和我們市場布局重點選擇的高度匹配度。我估計我們未來會有至少兩家的電堆供方,但是我們認為氫璞在戰略上絕對是最重要的一家。
 
Q10:您對這個目前這個行業的發展這個熱度,您有什么樣的看法?此外,目前產業內的資本投資的領域,你怎么看?
 
歐陽洵董事長:首先有熱度總是好的。2018年氫能行業確實比較熱,2019年1月份,幾個國家級重要會議又先后召開,包括近期在二級市場上也對氫能的熱情很高。
 
然后在實際的投資中,投入到產業鏈里的這個資金,目前是集中在電堆和發動機,此外在膜電極這塊也出現了一些很好公司和項目,但是整體來看,就發動機的核心部件上面的投入還是相對少一些,我們期待看到更多國產的空壓機、氫氣泵、加濕器。
 
產業上游核心材料的投入現在也是比較少的。在質子膜方面,現在主要是山東東岳有一定產品,暫時還未發現其它國內公司能拿出針對氫能產業的核心材料產品。
 
我們特別期待有相應的核心材料技術的公司能做起來,為像氫璞這樣的國產化的公司,提供競爭力更強、更加物美廉價的燃料電池核心材料。但是這一塊是需要實實在在的投入和耐心去發展和實現的。
 
Q11:雄韜股份未來會不會在原材料或加氫站上游等布局?
 
趙小麗副總:我們整個投資布局是循序漸進的,我們的重點首先是發動機,然后是氫璞這類關鍵零部件供應商,接著是核心上游膜電極,橫向的選擇首先是加氫站的方案設計和投資運營。
 
當下我們還沒對核心原材料方面投入過多關注,一來是可靠性的標的不多,二來是有些涉及到大化工,對商業公司來講是否方便操作還未得出結論。但是目前不能下絕對結論,因為如果到整個產業發展到相對成熟的時候,還要找出一些技術創新度較高的地區,可能還是會往產業鏈上游走。
 
Q12:您對這個股市最近有沒有關注?您對此怎么看?
 
歐陽洵董事長:燃料電池板塊大漲我覺得是好事,因為大家都需要一些好消息。當然我們也需要回歸理性。畢竟產業的發展,不會隨著人的情緒的高漲就起來了。產業的發展它還得一步一個腳印,必須得穩扎穩打。
 
Q13:您認為目前行業發展的趨勢如何,未來什么時候會有爆發的時期?
 
趙小麗副總:眼下已經有很多環節在盈利或者可以盈利,包括氫璞電堆和我們的發電機,盈利目前已經可以實現。更大規模的爆發我覺得可能要2-3年的時間。
 
這個是需要時間去準備的,首先是從系統到電堆到膜電極,實現性價比的提升,要降低成本、提高規模、提高穩定性。第二點是加氫站的布局,一定要達到良性發展,如果沒有加氫站的配套,核心零部件就無法落地。所以這兩塊大約需要2-3年的時間,整個市場、整個行業會有一個更清晰的呈現,我還是抱一個積極的期待。
 
Q14:如果說補貼在2025年結束,國外的乘用車企業大舉進入中國,您認為那個時候我們國內有沒有準備好跟國外企業的競爭?
 
歐陽洵董事長:我認為是必須要做到。因為這個事沒有退路,產業扶持不可能太長久,以后的競爭都是國際化的。然后我覺得面對競爭這個事我們還是有信心的。
 
第一是人才方面,中國的引才政策是全世界最好的,現在中國聚集了世界上最優秀的燃料電池人才,包括中國人,也包括外國人,這是第一位的。
 
第二是工業基礎。汽車、動力鋰電和電子產品帶動很多國內設備廠家發展起來,這對于做燃料電池的規模產業化是特別好的基礎。因為我們在發展燃料電池產業的時候,里面的點膠設備、涂布設備、激光焊接設備、各種各樣的機械手、相應的自動化軟件管理系統,國內都有很多家上市公司和央企在做。
 
第三就是市場。中國是新能源汽車最大的市場,政府的扶持力度大,發展決心大,未來中國的氫能汽車市場保有量肯定也是全球最高的。
 
所以我覺得從幾個方向分析,我們應該抱有信心。
 
其實也許不用到2025年,我認為也許在未來的3到5年,在一定的應用上面,比如說商用車這個領域、重卡這個領域,中國應該是可以拿出有國際競爭力的解決方案的。
 
我們的燃料電池發展的速度應該會比鋰電池更快,并且我認為中國的市場足夠大,也足夠容納更多的企業來共同發展。
 
Q15:采訪最后,兩位為我們總結一下2018,還有對2019年的展望吧。
 
趙小麗副總:對雄韜股份而言,2018年是真正意義上的開局之年。在開局之年我們獲得了全方位的成果。
 
在2019年我們主要有兩個關鍵點。一個點是深化現有市場,我們在山西和湖北的基礎非常好,這兩個基礎需要進一步深化。第二個是在整個發動機到電堆的技術開發上,要和類似氫璞這樣的公司形成更緊密的合作,要把我們從45KW到120KW,甚至金屬板的發動機的研發要打通,同時呈現非常好的性價比。
 
歐陽洵董事長:2018整個產業走了一些堅實的腳步,雖然在市場上的發展不如2018年年初人們對它的期望這么高,比如加氫站這一塊2018年末能和年初相比較,它沒有達到期望的一個數量,但各路產業英雄已經有不俗成果,為未來積累了基礎。
 
2019年是關鍵的一年,希望產業能有規模化的計劃,2020年在部分交通領域應用率先實現真正商業化應用的目標。
 
來源:能鏈(TrendBank勢銀旗下媒體平臺)
人人·干人人鲁,av人人干在线视频动漫-人人色人人干在线视频